當前位置:證券频道首页 > 市場動態 >
個股查詢:
 

募资1.77亿逾期未兑付 中科招商一資管産品咋了?

本文來源于每日經濟新聞 2019-09-17 09:59:56
字號:

(原标题:向124名投资者募资1.77亿 逾期未兑付 中科招商一資管计划产物咋了?)

每经记者 陈晨

近期,由于證監部門的一份處罰決定,一款名叫“聚潮資産-中科招商新三板I期A、B專項資管計劃”的産品出現在衆人面前。

8月下旬,江苏证监局披露了对华泰證券接纳责令改正监督治理措施的决定,经查,华泰證券在代销“聚潮资产-中科招商新三板I期A、B专项資管计划”过程中,存在使用未经报备的宣传推介质料的情形。该行为违反《證券公司代销金融产物治理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反映出公司内部利用不完善。

中基协官网显示,“聚潮资产-中科招商新三板I期A、B专项資管计划”均建立于2016年1月29日,到期日为2018年1月29日。治理人为上海聚潮资产治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潮资产),托管人为华泰證券。同时,根据前述处罚来看,华泰證券也是代销机构。《每日經濟新聞》记者了解到,该資管计划共向124名投资人募集资金1.77亿元,其中A类产物规模为1.46亿元,B类0.3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产物到期后,至今不能兑付,也未分配任何收益。

記者進一步了解後發現,這只産品除了上述處罰決定提到的問題之外,還有很多地方受到質疑。

关于这个项目,中科招商相关人士向记者体现:“目前不方便披露信息,我们多方还在沟通商量中,希望能尽快妥善解决。”而聚潮资产有关人士向记者说:“目前退出方案大致方向已经定下来了,也正在和华泰證券、中科招商紧密商谈,但是最终的版本还没定,三方也还没有签字盖章,所以具体的退出方案内容还不能对外公布。”

退出方案大致方向已定

据了解,该資管计划募集资金投资于专门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深圳中科华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科华海)的有限合伙份额。该合伙企业于2016年3月30日注冊建立,由中科招商投資治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招商)担任一般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中科华海对外投资。启信宝数据也显示,聚潮资产和中科招商分别持有中科华海95%和5%的股份。

投資者向記者提供的資管計劃合同顯示,該有限合夥企業主要投資于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以下簡稱新三板)挂牌公司及擬上市公司股權,其中擬上市公司股權包罗但不限于擬在主板、創業板、中小板上市的公司或擬在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股權;以及優質項目的戰略配售和定向增發項目;貨幣市場工具和存款工具。

《每日經濟新聞》记者独家拿到的資管计划2017年四季报显示,截至陈诉期末,经中科招商确认,中科華海現持有以下投資(投資金額按成本列示):1、短期理产业品6030万元;2、深圳市中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3000万元;3、博罗县东明化工有限公司3000万元;4、惠州市威盛工业有限公司3000万元;5、韶山润泽东方文化产业有限公司3059.25万元。

那麽,好端端的一個産品怎麽就不能兌付了呢?

記者了解到,中科招商曾多次向投資者解釋産品沒有兌付的原因主要是中科華海是股權資産投資,流動性不如標准化市場。

好比在2019年1月的投资者沟通会上,中科招商就体现:“目前为止,因产物还没有兑付,加上投资者猎取的信息达不到要求,导致投资者的情绪比力激动。就此,我们在之前的投资者会议中提过,这次再次重申,基金的流动性不及预期,投资人没有拿到钱,是流动性的问题,并不是在资产安全上出现问题。股权资产的投资流动性自己就是低于證券类的产物,这点在产物发行的时候已经和投资人作过详细的说明,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提高基金产物的流动性,但因受到宏觀经济负面的影响,目前该产物的流动性确实不及产物设立时的预期。”

不過據記者從投資處獲悉,在2018年1月,中科華海方面已經啓動了其他退出方式,包罗並購退出、股權或份額轉讓退出、大股東回購退出等。

2018年1月時,中科華海的主要方案是尋找股權類基金或有實力的公司來承接這4家公司的股權,並且傾向于4家公司股權打包進行出售,接觸的機構有2家券商、4家上市公司和2只政府産業基金。但是,從彼時的反饋情況來看,券商對于新發行股權類産品積極性有限、上市公司方面還沒有確定意向的公司,政府産業基金對投資領域和地區又有嚴格的限制,必須爲當地公司和扶持的行業。

“總體來看,這4家公司通過打包轉讓方式進行股權退出還是有一定難度的。考慮到4家企業均爲地方性中小企業,並且根據4家企業的投資交易架構,有3家企業均在項目投資時約定了對賭協議和回購條款,只有潤澤東方一家公司爲無附加條款的股權投資,未來退出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不過未來産品治理人會積極尋找交易對手,以達成股權的轉讓。”客戶經理在2018年1月向投資者轉達稱。

那麽,過了這麽久,目前有什麽退出方案,有什麽進展呢?

“目前退出方案大致方向已经定下来了,也正在和华泰證券、中科招商紧密商谈,但是最终的版本还没定,三方也还没有签字盖章,所以具体的退出方案内容还不能对外公布。”聚潮资产有关人士对记者说道。

短期理財轉投定向資管

在投資者看來,最戲劇性的還是發生在資管計劃治理人——聚潮資産身上。在産品不能兌付後,聚潮資産稱要通過法律主張知情權。

記者了解到,投資者多次向聚潮資産詢問短期理財産品及底層資産投資的4個股權財務狀況,但是聚潮資産卻体现,多次要求中科招商提供相關財務報告,但是中科招商一直沒有提供。在産品到期後,聚潮資産就马上開展了仲裁工作,在仲裁庭中,書面請求提出維護投資者知情權。

不過,投資者對于上述解釋並不認可。聚潮資産在今年1月末的投資者電話會議中進一步解釋稱:“投資者作爲資管計劃的投資人,聚潮作爲有限合夥的LP,也就是中科華海股權基金的投資人,所以我們兩者拿到的信息是有限的,我們需要通過仲裁獲得更多的信息,根據我們現在拿到的信息來說,知情權的請求依旧在仲裁的過程中,所以我們也沒有更加詳細的信息來判斷其退出的可能性,而這部门職責需要中科華海這個GP承擔的,聚潮會爲了投資者的利益而督促GP進行清算,另一方面通過仲裁獲取更多信息。”但據投資者向記者体现,仲裁庭駁回了關于知情權的請求。

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人士告訴記者,根据合夥企業法,LP沒有權利參與合夥企業治理,所以,“事先了解”既不現實,也缺乏法律依據。但GP有義務根据法律法規和合同約定向LP定期披露合夥企業投資情況,如果沒有披露的話,即屬于GP違約。

同樣,上海一位券商人士也評論道:“聚潮資産作爲資管産品的治理人,應當了解資管計劃的資金投向和使用情況。作爲私募基金LP,聚潮資産也沒有履行盡職義務。而作爲底層私募基金的GP中科華海也負有向LP披露相關信息的義務。”

那麽,6030萬元的短期理財到底投資了什麽?

記者獨家獲得的一份质料顯示,2016年8月17日,中科華海以約1.8億元資金購買短期理財産品,2016年10月13日,該理財産品到期後,只有約1.2億元彙回中科華海托管賬戶用于對外投資,約6030萬元資金被中科招商截留在實際利用的中科華海非托管賬戶。直至2017年6月才用于另行設立“恒宇55號資管計劃”(第一創業爲治理人,郵儲銀行爲托管人),投資經營收益權。但經營收益權,並不屬于中科華海投資的範圍。

此外,前述今年1月末投資者電話會議記錄也顯示,聚潮資産体现,庭審及中科招商提交的證據表明,中科招商此前聲稱中科華海投資的“短期理財産品”人民幣6030萬元實際通過中科華海在中國民生銀行深圳羅湖支行開立的賬戶投資了恒宇55號定向資産治理計劃(以下簡稱恒宇55號),並通過恒宇55號最終投資了中科華海已進行股權投資的惠州市威盛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威盛工業)和博羅縣東明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明化工)的經營收益權,對應本金金額分別爲3660萬元和2340萬元。

威盛工業和東明化工應于2018年6月22日支付回購價款,回購該經營收益權,但威盛公司和東明公司違約至今未支付該回購價款。聚潮資産認爲,中科招商無權進行該等投資,但該觀點將由仲裁庭裁決是否認可。投資者向記者反饋的最新情況体现,聚潮資産披露了仲裁情況,法院認爲中科招商在恒宇55號的投資上存在違約行爲,應當承擔主要責任。

“既然合同約定投向短期理財,卻投向了定向資管,這是逾越投資範圍的,而且中科招商也沒有披露該信息。據我在中基協公布的中科招商作爲治理人發行的産品看到,有較多應披露而未披露的情形,至少也能從側面反映該治理人在信息披露義務方面的缺失。”前述券商人士告訴記者。

底層股權投資比例超限

實際上,除了短期理財存在“問題”外,底層的4個股權投資也讓投資者著實不滿。首先就是宣傳中的投資情況與實際投資不符。記者看到,在推介质料中,部门儲備項目包罗5個,好比包罗藍寶石、車聯網、食品加工、高性能聚合物、遊戲+移動,但是實際上投資的中長健康、東明化工、威盛工業和潤澤東方4家公司股權,而這4家公司的經營及財務情況投資者也並不知曉。

根據相關約定,該有限合夥企業主要投資于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挂牌公司及擬上市公司股權,其中擬上市公司股權包罗但不限于擬在主板、創業板、中小板上市的公司或擬在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股權;以及優質項目的戰略配售和定向增發項目;貨幣市場工具和存款工具。也就是說,股權投資僅可投資優質成熟且擬上市公司的股權。有投資者對此体现,中科華海的投資並不符合且違背了相關約定,而且投資項目多與中科招商存在關聯。

就拿投资了3000万元中长健康来说,启信宝显示,该公司建立于2016年8月,注冊资本金5000万元,中科华海持股60%。值得注意的是,中长健康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即为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李海涛,同时也是中科华海的主要负责人。

據了解,中長健康原計劃是研發、生産和銷售基于軍工等離子技術的空氣淨化器。但由于專利權無法使用,因此目前公司已經進行了轉型,轉型爲一家跨境電商平台公司,主要經營母嬰用品、化妝品等熱銷進口商品。

“中長健康在收到投資款項後,中科招商將該筆資金投資了李海濤利用的或與本項目無關的企業。”有投資者向記者說道。啓信寶顯示,中長健康對外投資中有8項,其中對深圳中彙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和西安中焘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達100%,而這2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爲李海濤。除此之外,還投資了中科華海也已投資了的東明化工。

再有就是润泽东方,建立于2011年11月,主营业务为经营大型演出,以自有资产对旅游、房地産、酒店、交通、餐饮等行业进行投资;字画销售。启信宝显示,在2018年7月10日前,单祥双任法定代表人,单祥双即为中科招商的董事长、总经理。

“這些被投企業是否優質,企業經營情況如何,這也是投資者迫切需要了解的,但是中科招商並沒有向聚潮資産披露,我們這些投資者也就無法獲悉。”前述投資者向記者說道。

除此之外,記者還發現,中科華海在投資比例上也超過限定。根據中科華海《合夥協議》的約定,中科招商在對外投資時,必須遵守投資單一企業的金額不得超過投資總額的20%。但實際中,中科華海將6030萬元投資于恒宇55號,後者又將資金投向了中科華海自己就已投資過的盛威工業和東明化工,追加後對這2家企業的投資分別達到6660萬元和5340萬元,已經超過了約定的投資比例限制。此外,李海濤任董事長的中長健康也對東明化工進行了投資,這無疑更加超過了投資比例限定。

值得注意的是,啓信寶顯示,盛威工業的法定代表人爲況金友,東明化工的法定代表人爲況金權,二者存在關聯關系。

帶著上述種種疑慮,記者撥打了李海濤及中科招商官網留下的電話,均無人接聽。同時,記者也向李海濤發去了采訪信息,但截至記者截稿,尚未收到相關回複。

中科招商的相關人士向記者体现:“關于這個項目,目前不方便披露信息,我們多方還在溝通商議中,希望能盡快妥善解決。”

“超額投資,包罗投資比例、投資限額等是否要征求LP的意見都要看合夥協議的約定,其中會規定有限合夥人的權利。我咨詢了一些私募基金,做法是有限合夥人直接做投委會成員,由他們決定項目投不投。”前述券商人士体现。不過,他也体现,關聯交易應當屬于披露而未披露事項。

“投資比例超限,自己即屬于重大違約;如果經全體LP同意,則除外,但本項目GP並未取得LP的同意。僅就合夥企業投資關聯方而言,相關法律法規並沒有禁止性規定,只是要求合夥協議應約定關聯交易的處理方式,防範不正當關聯交易,防止利益輸送。至于本案中的關聯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還需要根據事實具體分析關聯交易是否作價公允以及是否存在利益輸送來判定。”前述律師人士說。

中科華海現持有以下投資(投資金額按成本列示)

1.短期理財産品6030萬元

2.深圳市中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3000萬元

3.博羅縣東明化工有限公司3000萬元

4.惠州市威盛工業有限公司3000萬元

5.韶山潤澤東方文化産業有限公司3059.25萬元

【作者:陳晨】 (編輯:文靜)
分享到:

熱門文章

編輯推薦

要聞

更多>>

精彩圖片

更多>>

編輯推薦

  • 宏觀
  • 金融
  • 産經
  • 地産
  • 政經
  • 評論
  • 生活